The Oxford Murders

最近有一些与数学有关的电影,比如凯文史派西演的《21点》还有这部《The Oxford Murders》。《21点》看了一部分,感觉意思不大,讲一个记忆力很强的大学生。TOM个人感觉要好些,不去评价它的剧情,我感兴趣的是它想传达的思想。

这是部由小说改变的电影,原作者就是数学教授,所以出现了很多数学,物理和哲学上的概念,像海森堡测不准原理(这是我高中最着迷的一个定理啊,虽然当时看不懂,呵呵),毕达哥拉斯学派,蝴蝶效应等等。也许数学教授和学生间的日常对话出现这些元素并不奇怪,但是我仍然觉得放在剧中有时略显牵强,尽管作者也通过人物打圆场,但是如果能再自然些无疑就更优秀了。

影片开场是维特根斯坦在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写他的著作《逻辑哲学》,然后是引述这个故事的主人公Seldom的演讲,我最感兴趣的片段也就在这里。Seldom介绍了《逻辑哲学》,他说维特根斯坦运用数学逻辑进行推理,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在数学之外,没有严格的逻辑存在,而除了逻辑这一条,我们人类又可以相信什么呢?因此哲学没落了,销声匿迹了,对于自己无法描述的东西,人类只能选择沉默。这里我要插一句话,维特根斯坦,或者Seldom得出这个结论真是正中我的下怀,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相信哲学了,所谓的哲学家们往往将所谓的哲学原理写的非常晦涩,阐述的过程也非常晦涩。我也试着读过一些,但是很难坚持10分钟以上,最好的情况是看到了几个精妙的句子,然后很快就不知所云,更别提很多作品写的乱七八糟,以至于合上书根本无法在头脑里留下任何印记。为什么“哲学家”要用这些复杂的语言?我不能理解,这些语言有时候隐藏的是很简单的道理,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和数学就很相似,但是数学之所以看上去深奥难懂,那是为了保持其严密性而不得已的选择。哲学呢?写的如此晦涩是不是为了掩盖在逻辑上的漏洞,我妄下这个论断,也是带有我个人的好恶的,呵呵。

接下来,伊利亚伍德对Seldom提问了,他表达了他的看法,也是不同意维特根斯坦的看法。他认为自然界按照数学的法则运作,像斐波纳切数列,黄金分割数,甚至雪花当中都存在着数学结构。Seldom给出了精彩的反驳,他问伊利亚伍德能否说明为什么一个沉睡的癌细胞突然被激活并开始影响周围的健康细胞;能否解释蝴蝶效应,虽然我们知道蝴蝶扇一下翅膀会激起一次风暴,但是我们没办法把某一次风暴单独拿出来研究。人类总是举黄金分割数的例子来描述自然,那是因为人类了解它,但是对于癌细胞和风暴,人类根本不了解,不提及它们甚至是因为对它们感到恐惧。黄金分割数,斐波纳切数列有道理,但是与真相无关。这就是电影要表达的,仅仅用逻辑解释世界是不可能的,在数学世界以外,没有严密的逻辑,对人类来说,还有不可掌握的随机与偶然。

多么有力的开头,绝对可以紧紧的抓住观众,不过电影接下来的部分好与不好只能见仁见智了,无论如何,这是一部电影,它以表达和赚钱为目的,以此为逻辑,作为一个成品,它被投向观众,至于究竟谁说它好,谁说它不好,这是电影本身无法把握的,因为所谓艺术,很多时候本身就是偷懒,随便与偶然的。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