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在音乐上我一向后知后觉......Ultra Vivid Scene

今天一遍一遍的在听UVS的Rev,越来越入耳了...从网上转来一篇文章(不完全)

...UVS对生命与艺术的探索在92年终于结出了硕果:《Rev》(展现)。此时的UVS已修炼成4AD旗下艺术气息最独特的一支奇兵。乐团成员固定为三个人,新加入的是贝司手Jack Daley和鼓手Julius Klepaczo,而在《Rev》中客串的乐手竟有9人,这同时也证明了UVS在独立音乐圈内的特殊地位。《Rev》比UVS以往的任何一张唱片都更具凝聚力,更精美。协助Kurt监制唱片的Ed Buller原是70年代著名迷幻乐团The Psychedelic Furs(幻觉皮毛)的成员,他后来以制作Suede的首张大碟而声名大噪。Buller深厚的实验功力配合Kurt敏锐的艺术触角使UVS的音乐结构更宏伟、层次更丰润、感情更生动。Kurt对个人世界的情感刻划更陷入一个连绵不绝的深谷:“一份快乐”(6分钟)、“药物天使”(8分钟)、“血和雷”(10分钟)。UVS的情歌早已超越了传统意义的流行音乐。在“一份快乐”中,Kurt象一个独行的旅人,奔梭在旷世尘间:晨星升起了,痛饮着新酿的美酒/穿行在茂密的丛林中,沐浴着凉爽的微风。这是你独自一人时展露的一份甜蜜。在这里,Kurt铺展开的是一幅绚丽的边缘人画卷:为懦弱而愤怒/为纯洁而饥饿/为衰老而强健/为疲倦而放荡/快乐存在于你独自一人时的隔绝中。在“药物天使”中,Kurt对疏离的体验更加坚韧了:一个可怜、寂寞的家伙寻找着完整,安享着惬意/我让自己模棱两可/因此我不孤独,我不孤独。在“Rev”中,UVS把利箭刺向了自杀、救世、性、精神分裂及一些极端情感,并让人们体验到自己栖居的并非一片人间乐土。

踏入90年代以后,UVS几乎销声匿迹了。只有Kurt还活跃在音乐制作的岗位上,他曾为美国歌手Linda Husik制作过唱片。面对这个愚蠢可笑的娱乐世界,UVS确实是无能为力的。但从UVS仅有的几张唱片里,却令人清楚地看到他们是如何改变人类艺术品味乏味性的。不管UVS日后是否还有勇气去创作一些更伟大的唱片,但他们毕竟曾经在正正经经的世界流行音乐大合唱中,发出了几个极为不和谐的颤音,而这声音将恒久在辽阔的天际回响.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