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

alg_hurt_locker_renner

从来没有像这次更关注奥斯卡, 究其原因, 是因为周围几个朋友很关注. 最佳影片的评选结果为我省了事, 不用再补看, 因为我已经看过拆弹部队了. 往年都是自觉抵制好莱坞, 等奥斯卡颁完, 直接看最终的最佳影片.

几大候选我没有全看, 比如阿凡达就没看, 喜欢的是拆弹部队, 严肃的人无耻混蛋. 不过既然严肃的人还没达到老无所依的水准, 所以自然获奖无望; 无耻混蛋有足以获奖的内容, 却少了一点获奖的气质, 可以说是不够严肃; 拆弹部队很好, 因为它的主题好, 描写的是战争对人性的摧残, 我觉得这是唯一具有道德感的战争片拍法, 虽然我不喜欢最后的结局, 一种变态的个人英雄主义.

比评奖更有趣的是推特上的一些 tweets:

RT @clipppit RT @rtmeme: RT @robbinfan RT @Trust_no__1 阿凡达的鸟再大,也敌不过拆蛋部队 // 貌似说的是剧情,又貌似说的是奥斯卡颁奖,还貌似说的是导演前夫妻生活,最后还貌似说的是我国国情, 一语n关,秒!

"看完阿凡达才知道谁鸟大就听谁的,看完奥斯卡才知道鸟再大也敌不过拆“蛋” 部队",#cnbetaCMT

RT @whh110112: 卡梅隆没得最佳导演不要难过,毕竟你已经睡了最佳导演了

RT @Yishuihan: 其实卡梅隆很难过的,现在他现在既没有得最佳导演,又没法睡最佳导演。

Barton Fink

科恩兄弟创作巴顿芬克有两个灵感来源. 一是他们在制作 Miller's Crossing 这部影片的时候遇到了 writer's block, 也就是创作瓶颈; 二是 Otto Friedrich 的书 City of Nets: A Portrait of Hollywood, 描写了电影史上20世纪30-40年代很多德国人涌进洛杉矶的情景.

影片的关键地点旅馆, 其灵感来自 Jim Thompson 的小说 A Hell of a Woman, 科恩兄弟将旅馆的风格设计的如同幽灵出没的地狱.

巴顿的原型是 Clifford Odets, 美国犹太作家, 创作了左翼戏剧 Waiting for LeftyAwake and Sing!, 后来前往好莱坞从事剧本创作.

片中巴顿芬克崇拜非常的作家 W.P. Mayhew 在现实世界中同样有其原型, "垮掉的一代"小说家 William Faulkner 和 F. Scott Fitzgerald. Faulkner 曾经写了名为 Flesh 的摔跤电影. 正是巴顿芬克在影片中的工作.

很多人在分析中都认为影片想要说的是巴顿芬克这样一个优秀的剧作家到了物欲横流的好莱坞根本无法发挥他的才能. 这点我是同意的, 影片中, 巴顿在洛杉矶的主要活动地点是那个旅馆, 当他待在房间里的时候, 导演多次通过对演员的特写和俯拍表明他陷入了困境, 我们说科恩兄弟拍巴顿芬克的灵感之一是他们遇到了 writer's block, 在好莱坞, 当被要求写一部关于摔跤的剧本时, 巴顿同样遇到了 writer's block.

那么好莱坞对于巴顿意味着什么呢? 没错, 就是地狱. 当巴顿第一次来到旅馆登记的时候, 服务生是从地窖里钻出来的; 电梯管理员死气沉沉, 6这个数字在电梯中出现了三次, 这在西方是撒旦的标志(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话, 参见薇姐的电影 Lost Souls); 整个旅馆从头到尾都非常的热; 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巴顿在旅馆的邻居 Charlie, 当侦探揭露了他的真面目时, 他从火焰中回归, 射杀第二名侦探时嘴里念叨的是"嗨, 希特勒", 让人想到如同魔鬼的纳粹. 他对巴顿说, 这里是他的家, 而巴顿只是一个提着旅行包的游客.

Charlie

不可避免的, 巴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写成的剧本在制片商那里碰了钉子, 制片商对他说, 他写的是摔跤电影, 要有冲撞, 动作, 而不是心灵上的斗争. 其态度之恶劣, 与先前声称欣赏巴顿艺术才华, 亲吻巴顿脚的那个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说白了, 好莱坞的制片商们正是打着艺术的幌子心里却想着如何攫取更多的金钱来满足他们的贪婪. 值得一提的还有巴顿在遇到创作瓶颈时, 和 W.P. Mayhew 情人的对话, 从那个女人的话中, 巴顿明白了一个事实, 在好莱坞, 任何故事早已有其制定好的框架, 对于编剧和导演来说, 拍片只是无脑的重复, 最多添加一些新的设定.

很多"现实主义者"一定要说这部片子就像费里尼的八部半那样是现实与梦境的交织, okay, 如果只有这样他们才觉得自己可以解释那些荒诞的剧情, 才认为这部电影是"make sense"的, 那么我无话可说. 当然这是一种解释, 有其合理性. 但用这种方法, 如何解读库斯图里察的地下呢? 而实际上, 我的意见是如果要嘲讽和抨击某种事物, 制造荒诞恰恰是有力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