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ia 3:1 Netherlands

http://files.blogbus.com/nash.blogbus.com/files/12141031900.jpg

荷兰大胜意大利的时候,我说我谨慎看好荷兰队,之所以谨慎,因为我始终对他们的阵容怀有疑虑。如果你看了俄荷之战,看到在切尔西只能打替补的博拉努兹被折腾的够呛,而换上的海廷加却证明了“没有最差,只有更差”;看到恩格拉尔和德容两个高大后腰更多的只能进行一些横穿和回传,没有向前的能力;看到荷兰在阵地战中除了一个个划门而过的任意球之外竟然无法制造任何威胁,你就明白了什么是一支普通的球队。

要惊叹俄罗斯人的能力,在满场飞奔的情况下到了加时赛下半场还无人抽筋;一对一时总是击败荷兰人;在禁区前的小配合与个人突破快速而有效。可能这才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的荷兰队。希丁克在输给西班牙之后说球队的问题是缺乏经验,而他们已经通过与西班牙的比赛学到了很多,看来他不是在吹牛,这位四处旅行的教练下一场的对手会是谁呢?是小组赛给自己上了一课的西班牙,还是多年的老对手意大利呢?

官腔打完。我在考虑今天晚上回家看意大利的比赛,因为我这个人比较迷信:虽然我不能像Noel Gallagher一样穿相同的underwear,但是我至少可以坐在目睹意大利夺得世界杯的沙发上看比赛。我不看好意大利的前景,但是我绝对不能接受意大利输给西班牙。

我实在不想再写足球了

http://files.blogbus.com/nash.blogbus.com/files/12128972180.jpg

这支土耳其比较让人失望,Tuncay明显没有Sukur的冲击力;右路那个18号在进攻中虽然比较活跃,但是传球技术还有待提高;Emre位置很靠后,是中场核心,但和皮尔洛相比有差距;中场顶不上来,搭档无力,Nihat一个人面对Pepe和Carvalho肯定搞不定的。

相反,葡萄牙的中场占足了优势,虽然球队在面对反击时后场显得有些空虚,但土耳其孱弱的进攻没给自己机会,C.Ronaldo和Gomez的运气好些的话,球迷可以早早定心,在Pepe进球前,我一直认为什么事都会发生,因为土耳其还有一些反击的能力。但中场一次大意,在两个人包夹的情况下被Pepe轻松穿过,丢球后就不要指望土耳其还有能力扳平了。

--------------------丑陋的分割线---------------------

http://files.blogbus.com/nash.blogbus.com/files/12129018880.jpg

事实证明,大家不要对中国队抱有幻想,几天前客场逼平了对手,拿到“满意”的一分是没错,但是看到那惨不忍睹的过程,应该就认定这届国家队比之前更差。因为客场的一分,很多人对中国队充满了期待,但是把中国队的希望寄托在世界杯上带队和巴西打对攻的教练身上,是一条正确的出路吗?上届欧洲杯希腊的表现早就说明了一个道理,技术能力水平没有优势的时候,必须靠纪律和战术弥补这些不足,看看同样是来客场求1分的卡塔尔,除了开场的慌乱外,其余时间表现出的纪律性和高效的反击证明他们获胜不是运气,更不是裁判的赠予。

说到裁判,中国队一些球员和官员以及“御用文人”对其的评价就让人气不打一处来。李玮峰说中国队是在和12个人比赛;守门员说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是点球;领队说中国队4场比赛3场打逆风球;马德兴说裁判居然在中国的主场判给对手点球。就是有这些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中国队到现在还踢这么臭。你在禁区内犯规了,还要求裁判不判点球?下半场中国队心态失衡,杜震宇被对手犯规倒地后恶意报复,裁判连黄牌都没出,你们这些人还好意思说裁判有问题?前三轮裁判也罚下过对方球员,也给过你点球,你还说逆风球?在还有两轮预选赛没踢且澳大利亚与伊拉克结果未知的情况下,国足就一片哀嚎,不少所谓老队员都提前宣称自己的世界杯之路走完了,这不,伊拉克赢了澳大利亚,中国队机会来了,但是对一帮技不如人却不敢正视,又提前投降的懦夫,你能报有希望吗?

欧洲杯印象——教练至上

欧锦赛打完第一场半决赛的当天,我在西祠上发了这篇帖子,今天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把它翻了出来,改一改写成一个完整版。记得写文章的当时,荷兰队又一次在国际大赛的半决赛上被淘汰,而巴西人斯科拉里继续了他在世界杯上的神奇,把大赛前被人们不断质疑,并被认为难有作为的葡萄牙队带进了决赛。给人的感觉,他是一名很有邪气的主教练,经常有大胆的用人,然后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就如上一场比赛用波斯蒂加换下费戈,普通人绝对想不到这一手,想到也没有魄力换下球队的元老费戈(西班牙的塞斯从来不敢换下劳尔,即使他踢的还不如我们的杨晨)。为什么换上波斯蒂加?这位在英超一个赛季都没几次出场的前锋。因为他的灵活克制英格兰人的笨拙?还是他的力量可以弥补葡萄牙锋线的不足?不要在这两个问题上纠缠,因为你永远不会得到答案。唯一的解释是:他在英超效力,他更了解英国后卫。虽然牵强,但这是唯一的解释。

而斯科拉里当天的对手埃德沃卡特呢,在和捷克队的比赛中出现换人失误而把胜利拱手送人之后,他就一直饱受媒体的批评。当天晚上,埃氏又一次向人展示了他思路的混乱,导致强大的荷兰在没有发力的情况下就被东道主淘汰。我们有太多的疑问:下半场为什么换上马凯?为什么迟迟不换下罗本?而为什么又用范胡伊顿克换下他?上半场荷兰给人的印象是要打反击,那为什么不用反击高手马凯,而是用了范尼?下半场荷兰理应进攻,怎么这个时候又换上马凯?换上范德法特,用意是加强中路的组织,那么第三个换上的为什么不是欧洲小球技术最好的克鲁伊维特?这位荷兰的第四前锋在本届比赛完全成了荷兰的第四门将,居然一场上场的机会都没有。换下罗本后荷兰场上有三名中锋,但此时荷兰完全没有了边路传中,我们又要问了,范德梅德怎么不在场上?可见埃德沃卡特的用人意图极不明确,为换人而换人,这样的球队不被淘汰那才是怪事。

这就是这次欧洲杯给我的印象:教练至上。教练的水平决定着球队的命运。

看到荷兰就能联想到小组赛最后一场的西班牙,同样是倒在主教练的失误上。零比一落后,塞斯完全慌了神,一口气把场上的前锋数量增加到四人,但西班牙最好的传球手贝莱隆却被他死死按在板凳上。而这时场上的中场球员有巴拉哈,哈比阿隆索,维森特,巴拉哈擅长的是带球前突和远射,阿隆索有纵深传球,但在反击时更有效,维森特有精准的传中,但他被换上场的卢克挤到不擅长的右路。而卢克的特点是带球内切,并不是传中。在中路和边路都没有传球的情况下,西班牙的大牌前锋们完全成了摆设,这样的球队,其败局早在90分钟前就定下了。塞斯用和埃德沃卡特一样糊涂的大脑暴殄了本国最优秀的23名天才。同样的罪人还有特拉帕托尼,特拉帕的确老了,已经不是当年意大利的那个“金牌教练”了。我们看到自从他上任,意大利的打法不断在变,世界杯预选赛时的3-4-1-2,世界杯时的4-4-2,欧洲杯预选赛的4-1-2-1-2,好不容易最后确定了4-2-3-1,但又因为托蒂的口水而不得不改为4-3-1-2。特拉帕一再拒绝状态极佳的老将巴乔,而把希望寄托在“罗马王子”的身上,但恰恰是在托蒂身上,他输的体无完肤,丑陋的打法使他饱受抨击。讽刺的是因为托蒂的禁赛,改变阵容的意大利却打出了漂亮的足球,和瑞典一战堪称四年前意大利-土耳其一战后意大利最精彩的一场比赛,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拉帕却又用一系列的换人失误葬送好局,让人不得不感慨他的时运不齐。

还有一位整个杯赛都无声无息,却也犯下大错的教练,就是法国队的桑蒂尼。他刻板的坚持4-4-2,至少给球队带来了两个问题:1.左路的隐患;2.第一前锋亨利无法发挥水平。在桑蒂尼的战术中法国中场的四人配置是双后腰+左路的齐达内+右路的皮雷。人们无法忘记上届决赛皮雷在左路的突破传中制造的加时赛的金球,但现在他却不得不在右路活动,齐达内并不是一名边路选手,他在比赛中更多是到中路进行组织,这样法国左路的攻防就完全交给了老将利扎拉组,可利扎拉组不是25岁了,整条边路对他来说是过于沉重的负担,终于危机在与希腊的比赛中爆发了,精疲力尽的利扎拉组已经无法抵挡希腊人犀利的突破。同样在桑蒂尼的战术中,我们看不到在阿森纳那个带球突击的亨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二流的站桩式中锋,又是一个暴殄天物的例子,亨利毁在了桑蒂尼手上。

站在这些“罪人”反面,我们也看到了几位化腐朽为神奇的大师,在他们的带领下,球队往往有超水平发挥,取得让人想象不到的成绩。雷哈格尔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在杯赛开赛之前谁想到是希腊挤掉了西班牙?谁想到卫冕冠军被希腊淘汰?也许只有雷哈格尔。团结,高效,富于拼搏精神,这是希腊留给我们的印象。如果说第一场击败葡萄牙是侥幸,那么第二场能逼平西班牙,你就不能不赞叹希腊人的表现。第三场输给俄罗斯是一个警钟,吸取教训之后,在和法国队的比赛中我们又看到了23个古希腊之神的化身。

希腊队半决赛的对手——捷克队,恰恰也拥有一位功力深厚的大师——老帅布吕克纳。他比荷兰人更执著于进攻,即使他面对的就是荷兰队,他的换人使球队数次反败为胜。最经典的无疑就是和荷兰那场惊天动地的逆转。这场比赛中布氏同样经典的向我们展示了他的用兵技巧。当发现右后卫无法抵挡罗本的进攻时,他还在上半场30多分钟就进行了换人,稳定了右路。下半场捷克大举反攻时,又是他换上海因茨,换下加拉塞克,把罗西基拖到后腰组织。事后证明此举的确为一神来之笔,拖后的罗西基充分发挥了他大局观和奔跑能力,海因茨上场后就险些助攻斯米切尔,终于他一次势大力沉的远射迫使范德萨脱手,成就了捷克的第三个进球。领先后老帅又换上一名后卫,稳固防守。于是,一场经典的比赛呈现在我们面前,而布吕克纳无疑就是这幕大戏的导演。

但即使是这么高明的大师,这么强大的球队,在高效的希腊人面前,也轰然倒下。深知自己与对手实力差距的雷哈格尔用勤奋弥补了不足,这种勤奋体现在球场上就是队员忘我的奔跑,捷克队的进攻一次次被一堵移动的城墙化解,这堵墙包括来自奥林匹斯山的4名后卫,4名中场,甚至是2名前锋。欧洲杯后,看到过一篇对国际米兰前主帅库珀的专访,阿根廷人就指出,希腊的高大中锋查里斯特亚斯经常回到本方的半场参与防守,相比之下,捷克的科勒在希腊攻入那个角球时人在哪里?

有趣的是,库珀恰恰和雷哈格尔在战术上属于同一流派:稳守反击,纪律足球。在专访中库珀又一次重申他的1259理论,也就是一支好的足球队应该以一个优秀的门将,稳健的中卫,防守好且懂得分球的后腰,总能进球的前锋为轴线。看似很有道理,但他忘记了,再懂分球的后腰也不能代替一个创造性前腰的致命一传,在希腊队中虽没有固定的前腰,但有前后奔跑的扎格拉蒂斯,正是这位欧洲杯最佳球员衔接了希腊队的中前场。可库珀在国际米兰却没有这样一个选手,雷克巴曾经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打左前卫,但其体力的欠缺和技术特点决定了他只有在第二前锋的位置上才能发挥出他的天赋。中前场脱节的国际米兰在打弱队时可以依靠球星能力取胜,但面对强队时的无力也是球队连续两个赛季痛失冠军以及库珀最后下课的根本原因。其实现在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瓦伦西亚,拉捏利重用费奥雷而忽视艾马尔,结果呢,费奥雷频频地回彻中场的确加强了控球,可是没有艾玛尔充满智慧的组织,球队的进攻都是开花而不结果,虽然球队现在还能排在第二,但前景是不容乐观的。

岔得似乎有些远,还是回到欧洲杯上。有个性的教练要么取得巨大的成功,要么身败名裂,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雅凯不用吉诺拉和坎通纳,但他获得了世界杯;萨基和特拉帕托尼拒绝巴乔,换来的是球队的惨败;斯克拉里02年赌对了“新3R”,可是04年,在门将的问题上,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从和英格兰的比赛看,里卡多无疑是一个发挥型的门将,感觉来了,左扑右挡把球门守得密不透风,但缺乏稳定性。这种球员经常会做出惊人之举,比如点球大战时脱掉手套扑出对方射门,然后自己抢罚进点球,比如对方发出角球后抱住后点的前锋弃大门不顾。为什么不用拜亚呢?记忆力好点的人都能记得他曾经扑出过中国队的连续三次射门,而2000年,若不是法国队禁区内的一次“疑似犯规”,恐怕葡萄牙已经获得了欧洲杯,那一年把守葡萄牙大门的,就是在淘汰赛中曾经扑出过土耳其点球的拜亚。平心而论,希腊决赛的防守做的非常好,但反击还没有达到颠峰时意大利队的凌厉程度,能够夺冠完全拜里卡多所赐。就这样,倔强的斯克拉里在世界足坛正面临着改朝换代,群雄并起的年代,“偷窃”了世界杯后,只能酸溜溜的捧着银牌回家。毕竟,不是每个人总能有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