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布里斯基角》(Zabriskie Point)

中文名称:扎布里斯基角

英文名称:Zabriskie Point

别名:无限春光在险峰

资源类型:DVDRip

发行时间:1970年02月09日

电影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电影演员:

马克·弗雷凯特

达莉娅·哈尔普林

哈里森·福特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地 区:美国 ( 拍摄地 )

对 白:英语

颜 色:彩色

声 音:Mono

时 长:110 分钟

类 型:剧情

分 级:芬兰:K-16 英国:18 瑞典:11 西德:16 意大利:VM18 美国:R

字 幕:外挂英文

剧情简介:

越战期间,美国大学生掀起了反对战争、要求民主的学生活动,马克是洛杉几大学的学生,在这次活动中,马克很多同学和老师被当局扣押了起来。马克和同学也在一次和警察的对抗中,马克失手打死一名警察,在当局的通缉下,马克开始了他的逃亡之路。

另一方面,在大商业公司上班的秘书达莉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独自驱车穿越沙漠前往菲尼科斯。路上的各种情况令她更加厌恶。

马克找到一个机场,偷偷上了一架小型飞机,强行飞去。在穿越沙漠的时候,马克发现了地面上的达莉娅,向她扔去自己的红色外衣,达莉娅在沙地上写了大大的“[内容被过滤,请注意论坛文明] OFF"回答。不久,达莉娅发现前方停着这架飞机,虽然得知这是一架被抢飞机,她还是带着马克去找汽油。马克告诉了她自己大学生活的种种恶作剧,两人相处融洽,很快就在一处荒漠中开始做爱。就在他们做爱的时候,整个山谷中遍布了做爱的男女,一时间荒野中充满活力和浪漫。马克为飞机加上油,还为飞机重新涂上荒诞色情的油彩,两人亲切告别。

警察发现了马克,在降落的时候击毙了马克。还在荒漠中行驶的达莉娅听到收音机中传来的消息,悲伤不已。在到达了菲尼科斯的别墅,听到一群资产阶级大亨充满金钱铜臭味道的丑恶对话之后,达莉娅联想到马克的遭遇,欲哭无泪。

在影片著名的结尾中,达莉娅仇恨地注视着这栋象征着资本主义堡垒的豪华别墅,幻觉中别墅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大爆炸。这是个不同寻常的爆炸,所有的物品都在慢镜头里被炸上空中,缓慢、无声、诗意地飞舞着。安东尼奥尼在想象的世界为马克、为学生民主运动、为这个被资产阶级压迫的世界复了仇。

电影评论:

扎布里斯基角》电影及其音乐

—— 毁灭的伊甸园

作者: 孙孟晋

一个人很难放弃朴素的情感,即使在一个梦想被涂画得狂妄又猥亵的年代。是的,有多少人能把自己的压抑与绝望看透呢?语言总是在重复,因为每个敏感的人都会触及到一点离内心稍近的地方。当你看完意大利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的影片《扎布里斯基角》(Zabriskie Point),你或许对六七十年代美国的迷幻运动包括音乐有一种新的认识。

在1970年拍这样一部电影,安东尼奥尼似乎有权做出令人满意的总结。他是很擅长将人物与景色串联成一个相互印证的状态,譬如在他另一部片于《奇遇》中,人的疏离愿与孤寂和孤岛构成一个相同的语境,而那几声呼喊强化了这一切。同样,在《扎布里斯基角》中,飞翔在天空的小飞机与一望无际的大峡谷组成了这样的诗意场景,人冲破纷杂生活的冲动与潜在的绝望之间的对比.这充满了一种极端的悲观主义情绪,安东尼奥尼并没有俯视那场终结于69、70年间的迷幻革命以及为这场革命付出代价的英雄们。他加深了那场运动的宿命的一面,关于安东尼奥尼早就有人评价过他是一个虚无的存在主义者。所幸的是他还不至于像克尔凯那样的审美阶段看作是最低级的,在克氏羁踊强行的宗教体验中,是不指望“一丁点常人所有的幸福生活”。而安东尼奥尼在《》偏重诗化了六十年代年轻人关于身体反叛的种种大胆的尝试与梦想。安东尼奥尼本人曾经把他的电影逻辑解构为“一种有押韵的电影诗篇”, 他最推崇的诗人是T·S·艾略特。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哺育着丁香,在死去的土地里,混合着记忆和欲望....”,这是艾略特的《荒原》;“她又得从头开始,她孤独一人,且无须感到可怜,因为那怜惜对她的生命已一无助益......”,这是安东尼奥尼对他电影中的角色的注释。

我忽然想到:这是安东尼奥尼为六十年代崇尚自由的年轻人而准备的仪式。1970年,他拍成了《扎布里斯基角》—— 也有人干脆译成《死亡点》。在1970年还有另一个巧合的仪式:日本作家三岛出纪夫凄绝地剖腹自杀,对于三岛由纪夫,博尔赫斯认为很精彩,而另一位拉美作家萨瓦托则强调这是很狂妄的行为。不过, 博尔赫斯对死亡的限定与安东尼奥尼很接近, 博氏说:“只要证明镜子找不出我们的身影了, 那就知道我们已经死去”。我们可以把这句话这样理解,在《扎》片中,当男主人公不再驾驶着飞机朝翔在天空,他便已死去了,而不是在警察开枪射击后。

每天都在践踏着诗意,而践踏的背后是一种美化,为美化所付出的代价是我们自己面目全非。当今的音乐人{当然不是诗人}是为了准备着出现,而不是为了准备着消失。六十年代那批人不一样,他们时刻准备着消失。尽管后来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了中产阶级(这也是消失的方式)。

安东尼奥尾出生于中上阶层的家庭,在他的电影里很少有涉及下层社会的,早期电影《呼喊》是一个例外。而《扎》片是他离开恋人在美国拍摄的一部片子,却对底层青年人给予了少有的关注。但影片的主题与他偏爱的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身世有一路相承之处,安东尼奥尼喜欢规定他镜头下的男女主人公的情感色谱,他们生活或者相遇在一起,但很象是陌路人,那种不屑于在深夜沟通而只在不停地怨恨的存在,并为失去的感情生活寻找一个十分实际的理由。《扎布里斯基角》似乎与安东尼奥尼的一贯凤格有些出人,至少他不再耽于异化的主题,他直接进入美国梦以及这一梦想的彻底砸灭。

也许,安东尼奥尼在选择音乐时无疑流露出了他在音乐感觉上的天才,是他坚持使用 Pink Floyd 音乐的,而在当时 Pink Floyd 在欧洲以外鲜有人知。另外,像“感恩而死”这样的美国本土迷幻乐队也借了一点《扎》的光,可以说,所有出现在《扎》片中的乐队, 与艺人都拥有了更大的名声。因为《扎》片中是少数对六十年代嬉皮文化的迷幻运动有独特阐释的电影,而日后澳利弗·斯通的《大门》简直是一个不谙精神本盾也没有再现个人生平的玩笑。因为我们有了安东尾奥尼的比较,才更清楚斯通之类的浅薄。就像在这个闹哄哄的世纪末,我们同样首先接触到的是浅薄。

安东尼奥尼懂得将背景虚化,更是突出个人的遭遇,马尔库塞、马克考姆·X、另外一个M、迪伦、金斯伯格全部不存在于这样一个诗化的电影里。这让我想到个人的诗意并没有被时代淹没的可能,而集体的诗意往往是要被淹没的。六十年代的迷幻运动注定要失败就可以这样解释。安东尼奥尼这一次的男主人公并非一个太激进的大学生,这位叫马克的年轻人对资本主义的厌恶也只体现在与警察对峙时称:自己的名字叫“卡尔马克思”。就是这样一位旁观者恰恰被卷入暴力与骚动交集的非人性世界。令人惊奇的是:安东尼奥尼将《扎》片的电影原声音乐分为三大类型:一部分是公路型的,如“万花筒”乐队、The Yonig 的歌曲,让人联想垮掉的一代那种永远在路上的精神,或者说有片刻的乐观气质,并与早晨的几束阳光相撞在一起。而另一部分音乐是静态的,出现在男女主人公在沙地上相爱与马克死之后的宁静中。这时灵魂不再显得沉重,他将身体托起化为鲜花开放,我们在 Jerry Garcia 个人与 John Fahey 的吉他曲子中听到了无声的哭泣,但它美得惊人。还有一部分具有毁灭感的音乐是由 Pink Floyd 创造的。在路上,爱与肉体的升华与精神和世界的毁灭恰恰也是《扎》片乃至嬉皮文化的一个启示录式的缩影。

《扎》片如果离开了那些音乐将失色不少,在好几处安东尼奥尼都是将整首曲子安排在电影里。同样,嬉皮文化如果没有了诗意将同样失去光泽。好在安东尼奥尼是一名诗人,他同其他几位大导演的不同是他对孤独状态总是持一种诗人气质的迷恋与疑惑;费里尼更喜欢在他的批判现实影片中注入自己的幻想;塔可夫斯基具有俄罗斯式的负罪感和毁灭惑;戈达尔的影片是杂文式的,不断地引用典籍与构建冒险的美学观念,安东尼奥尼是几个人中最擅长表现人的脆弱的-面的,就像看《扎》片,在我们触及到了毁灭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了如田园牧歌式的梦幻。

悲剧因为梦幻而诞生,而梦幻因为悲剧而死去。

当男主人公马克在逃避警察的追捕时,无意发现了一个小飞机场,他驾驶了-架名叫“莉莉7号”的玫瑰色的飞机开走了。这里的玫瑰色似乎是年轻人向往美好的标志,马克也似乎逃离了现代都市,在加利福尼亚大峡谷,马克遇到了一个正独自驾驶老式伏特?汽车的名叫达莉娅的姑娘。于是,俩人便在一处叫“扎布里斯基角”的古代湖泊遗迹走近了。影片在这里出现了最伊甸园式的一幕,达莉姐说:“这里是如此的宁静”。而马克回答:“不,是如此的死寂”。典型的安东尼奥尼式语言。当达莉娅与马克相拥在一起时,出现了 Jerry Garcia 的曲子“爱情风景”,从沙漠的这一头飘到沙漠的那一头,整整七分钟,我们被告知那场“爱与和平”运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这时沙丘上出现了无数对恋人,肌体的颜色与沙漠融为一体,放任的美丽也与飞扬的黄尘一起飘飞。随后,马克和达莉娅找来了油漆将飞机涂上花花绿绿的色彩,并写上“No Word”两个大字。马克驾驶着隐喻一种自我认同的颠覆性的飞机飞回机场,这也是一种弱者的宣战。

从不同角度重复了十三次,使用了升格拍摄的“慢镜头”。这时,出现了长达5分钟 Pink Floyd 曲子“Come In Number 51, Your Time Is Up”。Pink Floyd 的音乐本来就充满视觉效果,而这一次它激荡的是美国梦的破灭。所有爆炸之中的碎片开始缓慢地旋转,而没有坠落。难道旋转不正是一种坠落?尤其在缓慢的现实的死亡之中。

理想应该曾经被雕刻过,而现实中所被瞻仰的并非是被雕刻过的。安东尼奥尼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六十年代美国文化的全景, 但已是够了,我们看到了一场属于伊甸园地 毁灭。

以前,我们更多地看到迷幻运动中用身体与心歌唱的一面,更多地看到一场集体化的精神胜利和这场胜利所引起的毁灭。就好像我们很容易在1969年伍德斯托克的纪录片中感动一番。而这场运动的依托又是什么?个人自发的?参与和信念又有多大的差别?在这一点上, 安东尼奥尼的《扎》是一部十分精彩而不过时的关于那场运动的经典。安东尼奥尼闰样是迷惘的,正因为由这种迷惘,我们才会无需寻求答案而受到震撼。大概可以这样说:牺牲只存在于做梦的人那里。那个时代的人生活在清醒与混乱的双重性里。好像还崇尚瞬间的快惑,但这样的快惑总是与死亡联系在一起。

我们已经习惯了在等待中失去毁灭惑,抑或我们只懂得幸福是一种义务,还有一种责任。所以我们会觉得马克涂改了飞机颜色很精彩。我们已不属于因为知道要失败而去努力,我们对往事的回忆是那样不真实。很多人忙于对话, 而不再顾及独有。更多的人被淹没在别人的对话里。我们正在衰老,正在习惯于惰性,我们连达莉娅那种产生幻觉的勇气都没有。我们中的一些人还满足于因为压抑而引起的激奋与狂躁。我们幻想着什么?我们还幻想着什么?我们幻想了吗?

“这是正在歇息的场景”。安东尼奥尼拍完了《扎布里斯基角》后这样写道 —— 我们首先应该懂得迷惘,这样当歇息的风景出现时,我们才会真正获得新生。

演员表:

Mark Frechette .... Mark

Daria Halprin .... Daria

Paul Fix .... Cafe Owner

斯普莱林 G.D. Spradlin .... Lee's Associate

Bill Garaway .... Morty

Kathleen Cleaver .... Kathleen

Rod Taylor .... Lee Allen

哈里森·福特 Harrison Ford .... Airport Worker (uncredited)

Peter Lake .... Documentary Cameraman (uncredited)

《两个故事》Storytelling

编剧/导演:托德·索洛兹Todd Solondz

主演:萨尔玛·布莱尔Selma Blair

莱奥·菲茨派屈克Leo Fitzpatrick

罗伯特·威斯顿Robert Wisdom

马克·韦伯Mark Webber

保罗·基麦提Paul Giamatti

约翰·古德曼John Goodman

类型:喜剧/青春

级别:R

片长:83分钟

出品:Fine Line Features

上映日期:2001年5月(法国戛纳首映)

2002年1月25日(部分地区)

官方网站:www.storytellingmovie.com


■剧情

影片分为“虚构篇”和“非虚构篇”两段。

“虚构篇”发生在大学校园里。薇和马库斯是一对小情侣。马库斯大脑中了风,这使他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他有些自卑,甚至怀疑薇已经不再爱他,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狂热的激情已消逝了”。

他俩一起上写作课,黑人老师斯科特教授是一名普立策文学奖获得者。薇不知不觉中对斯科特产生了兴趣,个中因由颇为复杂。虽然薇不愿承认,但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他是个黑人。作为老师,斯科特对自己的学生非常严格,有时甚至可以说是“残酷”。他毫不留情地把马库斯最近写的一篇描绘中风痛苦的短篇小说斥为“狗屎”,令马库斯很难堪。

薇没有想到自己对斯科特的兴趣会变得十分危险。尤其是当两人的激情确实被点燃时,竟然引发了一场巨大的悲剧。

“非虚构篇”发生在高中校园。托比是名记录片制作人,他正准备拍摄一部有关高中生生活的记录片。他选中了一个名叫斯库比·利文斯顿的男孩作为拍摄对象。

斯库比是个平平庸庸的人,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对未来充满幻想但毫无计划和决心。他希望读完高中后就进军电视界,他的梦想是成为出色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当然他的这一理想得不到家人的支持,他们要让他继续学业。斯库比的犹太家庭除了父母外,还有两个哥哥。他们多少都有些神经兮兮。

托比带着摄影师进驻斯库比的家,开始记录他的日常生活。但很快便失望地意识到这个男孩实在是太普通了,他的生活太平淡,几乎乏善可陈。不过幸运地是,几桩小小的事故使这部记录片变得“有趣”起来:斯库比的哥哥在一场足球比赛中被撞昏了,家里的佣人也干出了点荒唐事……


■幕后

本片导演托德·索洛兹是近几年在独立制片界崭露头角的年轻导演。索洛兹可算是位早慧少年,他认为自己在11岁时就已经达到了第一个创作高峰,当时他写了大量故事和小型剧本,12岁他却不再阅读和写作,每天只是不断反思,乃至开始关心“生存”这一类的严肃问题。

或许正是由于索洛兹过早地拥有了成年人的睿智和冷静,这使得年轻的他能够以一种超过自己实际年龄的成熟来观察审视同龄人,从而对青春、成长等问题形成了独特的见解。他把这些看法融入了自编自导的处女作《欢迎来到娃娃屋》(Welcome to the Dollhouse)中,以轻喜剧的形式表现青少年的烦恼与痛苦,挖掘出了一些有趣而尖锐的话题。这部影片上映后大获好评,甚至被誉为有《变形记》的神韵。此片赢得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索洛兹也成为影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1998年,索洛兹带着第二部作品《你快乐吗?》(Happiness)来到戛纳电影节,这部解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秩序的影片尽管只是在“导演双周”单元作放映,仍然引起了轰动。无论是影片本身的颠覆性和批判性,还是在涉及性和暴力时的毫无顾忌,都引来巨大反响。影片得到了评委会大奖,不过在美国由于大胆的性描写被定为NC-17级。

索洛兹是那种十分擅长于从生命中最灰色的时刻、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发掘幽默元素的导演。对于性虐待、强奸、乱伦、绑架等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他从不避讳甚至给予直接地表现。因此有人说他一半是个严肃的电影人,一半是个法莱利兄弟式的粗俗家伙。

或许是《你快乐吗?》争议性太大,索洛兹这次决定拍个“危险系数”小的影片,又回到了自己比较熟悉的青春片题材上。Fine Line公司称这将是他“迄今最商业化的影片”,而索洛兹则如是说:“这部影片的两个部分都是关于故事和讲故事的人。两部分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观众也没必要去刻意寻找。”

影片没有绝对的领衔主演和过于突出的角色,是一部群体戏。主要演员大都名不见经传,其中只有约翰·古德曼经常出演科恩兄弟的影片还算是比较熟悉的面孔。

主演第一部分的萨尔玛·布莱尔则是近年来涌现出的新秀演员。她原是一名摄影师,电影处女作即是1999年颇受关注的《危险关系》青春版《残酷动机》(Cruel Intentions),扮演一派天真幼稚的女孩赛西尔,为她赢得了MTV电影奖,从而成为青少年的偶像。她的戏路还比较广,从纯真少女到色情明星,乃至妓女等各种角色都能胜任。2000年登上《名利场》杂志封面,前途被看好。


■花絮

影片原来有三个部分,第三段由詹姆斯·范·德比克(《校队蓝调》)主演,是一个同性恋故事。这样影片完整版有两个半小时,实际上头几场试映一直采用了完整版。但作正式首映时,第三段已经被完全删除。这一段是全片中最大胆的,大有《你快乐吗》的风范。据说是电影公司为了控制长度、避免被分入NC-17级而要求删掉的,也有谣传是范·德比克顾及青春偶像的形象,不愿公映这段。


■评论

*索洛兹的新片依然是反传统的,感性而且技巧成熟的喜剧。他再次显示出编剧的才华,证明了自己是具有勇气和创造力的电影人。他对日常生活的感悟能力和敏锐的机智直追伍迪·艾伦。

*这是部古怪的黑色喜剧,但忧郁消沉并富有震撼力。不过一切似乎都语焉不详,模糊暗昧,让人感到整部影片毫无意义可言。

*索洛兹依旧热衷于展现他创造的那些古怪人物的反常越轨之举,当然他仍有能力为这些非同寻常的举动制造出令人信服的理由,甚至可以拉近角色和观众之间的距离,使观众忽视他们带来的不快。或许正是这种刻意营造的亲密感让欣赏电影的人总感觉到不舒服——他在极其放肆的同时,又试图遮掩和逃避自己粗俗的一面。

这确实是他最主流的作品,但显然水平不及前作。

关于blow up的一点想法

刚刚看完《放大》,有一点点初步的感觉:犯罪,战争,淫欲,名利...等等内容影片都涉及到了,片尾那本不存在的网球赛以及如痴如醉的观众是否正影射了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的一切只是一个虚幻,却又有太多的人沉迷,陶醉其中呢?

第 10 页,共 10 页« 最新...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