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消极的比赛

今天看电视,说到玛雅文明,提到祭祀活动中有一项是通过球赛预测未来。玛雅人的球赛和现在的足球比较接近,所不同的是触球部位只能是髋部,两支球队谁先将球撞入一个孔就算获胜。在比赛前,玛雅人的祭师暗中为两支球队赋予“吉”或“凶”的寓意,如果代表“吉”的球队取胜则皆大欢喜;如果代表“凶”的球队获胜,那么“凶队”队长就要被处死,意味着“战胜邪恶”。

看到这个节目,我就想了,玛雅足球队的队长真是很郁闷,要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比赛,获胜后还有可能被处死,那么有没有保住性命的方法?稍微应用一下博弈论中的理性原则就知道,最坏的情况无疑是某队队长带领球队取得了胜利,然后发现自己代表的实际上是“凶”的征兆。那么对任何一个队长来说,最好的策略是在比赛中假设自己是“凶”,然后尽力使自己的球队输掉,一旦成功,那么他的生命也可以成功的保住。

玛雅人的数学和天文知识让现代人非常吃惊,我觉得按照他们的智力水平还是可以做到以上推理的,如果球队队长意识到这一点,那么玛雅足球赛真可以称为史上最消极的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