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LE FOR THE SUN

这几天还是有收获的, 至少把 Battle For The Sun 听熟了, 然后看了乐队在 pinkpop 上和在 Koln 的现场视频, 得出一个结论: Brian Molko 还是穿黑色衬衫最有气质, 两次演出都是新歌+老歌, 其中因为换了鼓手, 很多老歌都是重新演绎, 新鼓手那个头发甩来甩去真是看得都替他累, 呵呵. 最让我惊喜的是, 他们表演了 Sleeping With Ghosts 这首, 后半段部分把歌词换成了"We Never Die", 是不是容易想起 Live Forever? Brian 唱完"fuck the government, that's right, fuck their killing, fuck their lies" 之后, 做出"it's okay"的手势, 酷的让人感叹这就是真正的 PLACEBO.

星期天作为助教跑到浦口监考材料物理系的高数期末考试, 整场下来, 凭借丰富的作弊经验, 我还是很轻松的把每一个小动作扼杀在了摇篮里, 但是到了收卷的时候我还是败了: 铃声一响, 一位女生开始狂看旁边同学的试卷, 我过去敲敲桌子, 她老实了两秒钟, 我还没走, 她又开始回头看后面, 我顿时无语, 只好面露诡异的微笑走开.

For What Its Worth

Placebo 新专辑的第一支单曲发布了, 看到 MV 里乐队的新形象一下子还不大适应, 感觉美国味越来越重. 但是特别要提一下, 歌曲的开始部分让人激动, 我们听到了以往那个熟悉的 Placebo.

For what it's worth Come on lay with me 'Cause I'm on fire

Battle For The Sun

placebo

之前用的每一部手机都堪称街机, 其中最失败的非索爱 T618 莫属, 除了好看几乎没有优点; 现在失败排行榜第二名可以揭晓了, 诺基亚的 N73: 刚用一年, 摇杆已经坏了两次,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速度, 毫无理由的, 变的奇慢无比, 把黑屏点亮需要10秒, 每按一个键要等待10秒. 最近又遇到新问题, 如果待机时间长了, 必须重启以后才能正常上网, 所以忍无可忍之下, 换了新手机, 见图.

e63

E63 在国内没有上市, 只能买水货. 比起 E71, 去掉无聊的红外, 我不需要的 GPS, 降低了诺基亚本身就表现并不出色的摄像头像素, 处理器频率有微乎其微的下降, 价格上省去了将近1000元, 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挺划算, 当然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battle

Placebo 发布了新的单曲, 和专辑同名的 Battle For The Sun, 看看 Brian Molko 的一席话, 比起以往的 Placebo 可谓相当的健康与励志. 而且连专辑封面都不是裸体了...

We've made a record about choosing life, about choosing to live, about stepping out of the darkness and into the light. Not necessarily turning your back on the darkness because it's there, it's essential; it's a part of who you are, but more about the choice of standing in the sunlight instead.

最后, 我要说: I will battle for the sun; 我就是要喷了 CK 的香水然后在我妈面前转悠.

Placebo

这是我原先发在百合上的, 写的不算很短, 丢了挺可惜, 还是移过来吧. 可能比较无趣, 因为好玩的八卦没怎么写, 呵呵.

placebo

1996年涌现了大量的独立乐队, Placebo 是其中的一支, 10年过去, 仍然活跃于主流舞台的, 也只剩 Placebo. 摇滚变色龙 David Bowie 说 Placebo 是世界上最好的3人乐队, 这是极大的赞美, 也说明了他对这支乐队的偏爱, 事实上, Placebo 是 David Bowie 之后, 唯一真正意义上继承了华丽摇滚衣钵的乐队. 与其它大多数 Glam Rock 乐团通过浓妆艳抹以造成视觉冲击不同, Placebo 表现的是最自然的中性美, 这和100年前王尔德的思想是多么吻合. Placebo 的音乐是多元化的音乐, 以至于 Rock, Punk 这样任何一个单独的词汇都无法准确描述他们的风格, Alternative 这个词仿佛是为他们度身定做.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

Brian Molko

brian molko

这位雌雄莫辨的主唱就像是当今的王尔德, 王尔德摔倒后将流出的鲜血涂满嘴唇, 从而发现了最美的自己; Brian Molko 在舞台上发现了自己最灿烂的生命, 他说过即使不能出名, 也会通过在酒吧里演出来继续对音乐的追寻. 很奇怪有着良好出身的 Brian Molko 会走出在大部分人看来叛逆而另类的人生道路. 因为父亲银行家的工作, Brian 小时候不断的搬家与转学, 这让他接触了各种各样的文化, 也让他找到了自己应该走的人生道路. "做自己"是一个很俗的词组, 却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Brian 说在一次转学后, 新同学把他看作是极有品味的艺术家, 这让他很困扰: 装腔作势却能受到大家的追捧. 从接触音乐开始, Brian Molko 一直试图保持独立性, 他自学吉他, 却没有练习过任何乐队的曲子, 而是在尝试了几个和铉后就开始写自己的歌. 他说他所注重的, 是歌曲本身的表达, 而并非一分钟里能拨几次吉他. 的确, 听 Placebo 的歌, 一定要看他们的歌词, 不然不可能体会他们的伟大之处, 这是他们的精髓.

Placebo

placebo album

这是乐队的名字, 有人说 Placebo 取自英文中的"安慰剂"一词, 也有人说这是拉丁文赞美诗的最后一句, 意为"我愿意". 不管怎样, 以乐队名字命名的第一张专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Placebo 表达的是, 处于青春期的少年, 迷失在性, 酒精与毒品当中. 专辑的曲风是粗粝的朋克, 主旨与表达方式搭配的天衣无缝, 而这当中的一切, 又处处可见 Brian Molko 的影子. 他在 Teenage Angst 当中唱: Since I was born I started to decay, now nothing ever ever goes my way. 这时候的 Brian 是一个叛逆的人, 与家庭成员关系紧张, 为了回避, 他独自一人来到纽约, 这个陌生的大城市, 但对于亲情关系他又无法释怀, 所以他在一个电话亭里拨通了父亲的号码, 这就是歌曲 I Know 背后的故事. 恰恰是纽约, 为乐队引得了最大的关注, 尽管他们的创作基地一直都在伦敦. Placebo 受到 David Bowie 的邀请, 参加了庆祝他50大寿的演出, 地点是麦迪逊花园广场, 曲目是 Nancy Boy. 这次表演让世界惊艳, 对于 Brian 的表现, 媒体惊呼: What A Nancy Boy!

Without You I'm Nothing

without you i'm nothing

如果说第一张专辑时期的 Placebo 是叛逆的少年, 那么第二张专辑 Without You I'm Nothing 诉说的则是少年在高潮后的感伤, 心碎与孤独. 狂欢后的 Pure Morning, day's dawning, skin's crawling; Brian 对爱人唱 I'm unclean a libertine, and every time you venture your spleen I seem to lose the power of speech. You're slipping slowly from my reach. You grow me like an evergreen. You never see the lonely me at all. 第二张专辑获得了媒体如潮的好评, 但是 Brian Molko 对此却不以然: 他们把我们捧上去, 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再把我们扔下来. 有记者问 Placebo 他们的一些歌是否是写给同性恋们, 乐队的回答是 No, 他们并不专门为某些人写歌, 是为所有的人而写, 他们尊重所有不同的文化, 也希望人们如此, 包括去接受那些同性恋.

Black Market Music

black market music

带着包容各种文化的心, Placebo 在这张转型的专辑里开始尝试更多的音乐元素, 也是从这张专辑开始, 他们越来越显得电气化. 第三张专辑中, 乐队开始思考社会中那些实际的问题, 通过 Slave To The Wage, 他们呼喊 Run away from all your boredom, 因为 It's a maze for rats to try, it's a race for rats to die. 乐队同时没有放弃那些他们擅长的话题, Taste In Men 仍然是一首扭曲的情歌, 仍然是一个醒目的开篇; Special K 是 Placebo 少有的节奏感很强的歌曲, 内容离不开毒品和性. 也许在这张专辑中没有什么惊人的创新, 但它却是一个极好的铺垫, 让人们对未来的 Placebo 更加期待.

Sleeping With Ghosts

sleeping

排除那些胡言乱语的评论家们, 这是又一张成功的专辑, 在发行了这张专辑后, Placebo 在他们广受欢迎的法国举行了名为 Soulmates Never Die 的演唱会, 成就了乐队最经典的一次现场. Sleeping With Ghosts 的封面是一个半裸男子和幽灵般的全裸女子相拥, 从这张专辑开始, Placebo 表现出对于人体像的偏爱. 正如唱片标题, 专辑的主旨就是幽灵. 你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来解释幽灵: soulmate, 生命中的过客, 那些对你非常重要的人...有无限的可能性. 与专辑同名的歌曲是一支让我听到想要落泪的歌: This one world vision turns us into compromise. What goods religion when its each other we despise. Damn the government, damn the killing, damn the lies. 这首歌没有拍成 MV, 在巴黎演唱会上表演时, 背后的大屏幕播放的是战斗机扔下一榜榜的炸弹, 这是一首反战的歌, 也是一首安慰的歌, Placebo 告诉你, 即使有着那么多悲伤的事情发生, 但仍然会有 soulmates dry your eyes and soulamtes never die.

Once More With Feeling

once

这是乐队迄今发行的第一张精选, Brian Molko 解释它们未必都是乐队最好的作品, 但成员们为它花费了大量的心思. 事实上, 在第三张专辑发行后, 出版商就希望乐队出一张精选, 随后又同意了他们推迟发行的要求. 这张精选中包含了几首新歌, Twenty Years 成了我最喜爱的歌曲之一, 乐队延续了对不确定性的探索, 生命有太多的可能性, 你永远不知 道将会发生什么: That's the end, that's the start of it; that's the whole, that's the part of it; that's the hide, that's the heart of it; that's the long, that's the short of it; that's the best, that's the test in it; that's the doubt, the doubt, the trust in it; that's the sight, that's the sound of it; that' s the gift, that's the trick in it.

Meds

meds

我至今不知道 meds 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 但它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Brian 和来自 The Kills 的 VV 一直吟唱: Baby, did you forget to take your meds? 这张专辑没有太多新的突破, 它是一张回归乐队本原的作品, 是乐队对于自己10年沉淀的总结. Because I Want You 有典型的 Placebo 曲式; Space Monkey 融入了工业电子的节拍; Blind 和 Song To Say Goodbye 则因钢琴的使用而显得浪漫糜烂. Meds 这张专辑里, 乐队抛弃了录音室制作的技巧, 而是采用了 performance-based 的灌录方法, 就是要表现最本质的摇滚.

未完结

Placebo 的成功在于它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 也在于它对于多样性的追求, 他们不抵触任何艺术元素, 却又从未迷失自己.

Meds 是乐队的10年总结, 之后爆出了让所有 Placebo 乐迷不敢相信的新闻, 合作了10年的鼓手 Steve Hewitt 因为在音乐和其它方面的分歧与另外两位成员 Brian 和 Stefan 结束合作, 乐迷们一方面怀念这位富有激情与天赋的鼓手, 一方面疑惑是否至此 Placebo "已死"? 乐队将不再制作新的专辑? 紧接着而来的是一条让人欣喜又担心的消息, 欣喜的是乐队找到了新的鼓手, 担心的是新的组合是否可以重现 Placebo 的辉煌. 但就像 Twenty Years 里唱的, 这即是结束, 又是开始, 有那么多的可能性, 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I lose some sales and my boss won't be happy but I can't stop listening to this song

最近和同学在宿舍合建了一个 ftp, 准确的说, 想法出自同学, 实施也是同学动手, 我只是帮忙维护一些歌曲并且在百合上推广一下. 没想到在这过程中, 我那生锈的耳朵好像涂上了润滑油, 前一段时间听什么都没感觉, 现在听什么都有感觉, 汗...

废话不多说, 贴图宣传最近让我陶醉的靡靡之音.

trespassers william
Trespassers william 是一个 dream pop 乐团, 这张专辑大二开始就存在于我的硬盘里了, 可到现在才听, 哎, 暴殄天物啊.

t.rex
T.Rex 是 glam rock 的始祖, 这张 Electric Warrior 据说是有革命意义的一张专辑

killers
应该说 The Killers 的新专辑还是不错的, 听的很顺耳, 为什么豆瓣上那么多人只给两分呢?

今天把 Placebo 十周年纪念版的原盘转成高音质 mp3 了, 除了原专辑的歌曲之外还多了几首 demo, 朋克之风非常爆裂, 最让我惊喜的是一首 Paycheck 居然有 The Libertines 的感觉. Placebo 我最喜欢的两张专辑就是第一张和 Sleeping with Ghosts, 前者是粗矿的摇滚, 后者的电气化让人着迷.

然后, 某位同学想听旋律感强有气势的音乐, 我孤陋寡闻, 挖空心思也就想到一个 H.I.M, 正在上传他们的专辑, 这里是前三张的下载地址, 喜欢的盆友也可以支持一下.

666 Ways To Love

Greatest Lovesongs Vol.666

Razorblade Romance

更新:

Deep Shadows And Brilliant Highlights

Love Metal

Dark Light

Uneasy Listening Vol 1

Kiss Of Dawn

Uneasy Listening Vol 2

Venus Doom

第 3 页,共 5 页« 最新...234...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