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urney to the West S03E06 -- FM12

FM12

这个月的8号到11号在明尼阿波利斯参加 SIAM 的金融数学会议, 因为我还是个没有正式入学的博士生, 所以心安理得的当了三天听众.

每天的会议从早上八点半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 流程固定: 首先在大厅听学术界牛人的演讲, 看到很多平时听到的名字, 比如 Shreve, 比如 Tankov; 然后会议分成小专题, 听众自由选择感兴趣的方向参与, 这种形式一直继续到下午六点结束; 中午休息时间过后还会有一个大报告, 因为 SIAM 年会也在同时进行, 所以中午的报告不一定局限于金融数学, 也会有应用数学的内容.

比较有收获的是 Panel Discussion 和我的两位导师组织的 Risk Measure 专题. Panel Discussion 上, Shreve 等四位大牛针对金融数学和金融工程在应用, 学术和教育等方面的发展趋势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结论就是相比纯粹的数学模型, 这个专业会越来越注重工程方向, 这也是学术界和业界对金融危机的自然反应, 但是在应用的背后, 仍然还有很深的数学需要去做; 业界会需要更多的 PhD, 因为他们更加独立, 有自主性, 能主动的发现和解决问题; 相对而言, 金融工程硕士的位置比较尴尬, 公司基本没有针对硕士的招聘计划, 所以他们不得不进入本科生和博士的地盘去抢饭碗. 我再次庆幸当初的判断没有错, 当我看到一波人去考 CFA, 精算等等各种考试时, 我就感觉到这一张张证书都不及博士文凭以及随之接受到的锻炼来的管用.

小专题的环节上, 很遗憾 Systemic Risk 和 Risk Measure 撞车了, 我只好舍弃前者去听了后者, 导师们和一位柏林洪堡大学的博士后邀请了来自德国, 荷兰以及美国大学的教授, 博士后, 博士生来做报告, 基本上都是这个领域里最活跃的人物, 我奇怪的是意大利也有很多做这个方向的, 但没有人来. 他们和 Bielecki 一样, 幻灯片打开都是满屏让人头皮发麻的公式, 看了让人兴奋. 除此以外, 其它方向的专题就让我觉得水平参差不齐, 而且如前面说的, 业界和学术界有往工程方向倾斜的趋势, 所以组委会接受了不少非数学系博士生的论文. 自然的, 这些报告会比较偏应用, 很多论文就是纯粹的经济学论文, 并没有什么特别高深的数学在里面, 当然接触一些不同的观点肯定不是坏事.

参加会议的一个心理作用是, 意识到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同时在做和你同方向的研究, 有种时不我待的感觉.

什么是 Quantitative Easing

目前英国的利率是0.5%, 为历史最低. 但几乎为零的利率仍然未能有效解决信贷紧缩的问题, 而0.5%已经是低无可低, 所以英国无法继续使用传统的货币政策对经济和市场进行刺激, 在这种情况下, 英国央行所采用的手段叫做 Quantitative Easing, 简称 QE.

QE 的原理是央行为其自身注入一定量的货币, 然后通过这些钱购买金融资产, 以达到刺激经济的目的. 与印刷纸币的区别在于, 整个过程, 从注入资金到购买资产, 完全电子化; 并且传统上印刷纸币的目的是为了偿还政府借贷. 理论上, 当这一定量的货币循环回到央行后将会被销毁.


当获得财政部的允许后, 央行注入一定量的货币;


随后, 央行将用这些货币购买银行, 保险公司等的债券;


这些银行, 公司获得资金后并不会进行互相投资, 因为央行通过购买推高了其债券的价格. 所以, 银行和公司会将这些资金用于投资其它的公司或者借贷出去;


当银行和公司乐于将钱借给别的公司和个人时, 他们要求的利率将会变低;


当经济恢复后, 央行会卖掉先前购买的债券, 并且销毁这部分收入, 因此长期来看, QE 并没有产生任何额外的货币.

可以看出, 在 QE 执行的过程中, 央行购买银行, 公司债券的举动将会推高这些债券的价格, 而债券价格上升意味着利率的下降; 更重要的, 作为 QE 的主要目的之一, 鼓励和刺激借贷也将使利率降低. 在英国进行的第一轮 QE 使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5%到2%. 近期, 英国央行很有可能会继续追加500亿英镑的 QE.

参考阅读: Q&A: Quantitative easing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S02E05

CME Group

大概一个月前, 带我实习的法国 boss 开始表达希望我暑假能留下来继续实习的想法, 并且很热心的要帮忙解决工作许可的问题, 于是我一段曲折起伏的心路历程开始了.

在他和我谈话之前, 我的想法是暑假专心做研究, 可是法国人偏偏提出了一个让我很难拒绝的提议: 就是暑期工作时可以用50%的时间做数学. 之所以诱人, 是因为这样的安排已经是一个普通 quant 的时间分配了(我顿时体会到 PhD 三个字母在对方心目中的分量), 可另一方面, 实在也担心老板会反对我暑假继续工作. 于是带着犹豫的心理, 回学校找老板谈话. 老板当然是不用听我说完就能明白我的心思, 跟我分析了好久目光长短的问题, 然后表态说可以在不超过某一限度的范围内继续实习. 我像吃了定心丸一样, 开始着手要解决工作许可的问题. 可没想到过两天, 系里一年一度 Menger Day 大会上, 颁奖嘉宾突然叫道我的名字让我上台去领暑期研究的奖金, 之前老板说因为我还没开始做, 所以这次奖金的申请是不指望的, 结果自然是让我大感意外, 同时是真想不通为什么最近好事多的让我无法抉择. 说实话, 钱对现在的我来说是很有用的, 但更重要的是, 数学系没有选择那么些已经在读的博士, 偏偏把奖金给了我, 真的让人很有压力, 再一想导师对我整个博士期间的规划, 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 为了开一个好头, 我还是放弃了暑假实习的想法.

现在回顾这一段实习经历还有点过早, 因为有很多东西在忙碌的实习期内来不及消化, 特别是数学上的. 非常幸运, 在读博前可以有机会了解真实的市场, 的确学到不少学校内学不到的东西, 而且能加入 Clearing 部门参与 OTC Clearing 的项目, 我记得 Quant 组的 Director 在第一次跟我谈话时就说, OTC Clearing 现在是金融业的一件大事, 不光如此, 未来 OTC 交易转 Exchange 肯定也会成为趋势, 所以, 能有机会参与到最前沿的工作当中, 心里很高兴. 这两个多月里, 我发现大部分 quant 们都是跟普通人不太一样的 math geek, 自己也受到一些影响, 感觉如此过一生, 大概就是最适合自己也感觉最舒服的一条路.

The Black Keys & Arctic Monkeys @ United Center

其实是上个星期一去的, 后来一直比较忙, 所以拖到今天才写.

冬天和同学去看 Feist 的时候, 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剧场里, 我们坐在二层, 当时我还说坐着听听 Feist 可以, 但要是看摇滚乐队演出就比较奇怪了, 结果没想到这次 The Black Keys 和 Arctic Monkeys 的演出, 我们便是在联合中心球馆的 300 Level 坐着看完的. 之前因为在附近的意大利餐馆吃饭耽误了时间, 到场的时候已经迟了, Arctic Monkeys 开始唱 I Bet You Look Good on the Dance Floor 的时候我们还在上楼梯找座位, 懊悔不已.

想到去年 Lollapalooza 上看 Muse 的经历, 结合网上一些 Placebo 在美国演出的视频, 再加上这次看 Arctic Monkeys, 真的发现英国乐队在美国的不易, Muse 已经是我看到的在美国最成功的英国乐队了. 就拿这次 Arctic Monkeys 来说, 我错过的部分不算, 全场也就 Fluorescent Adolescent 响起时欢呼声稍微大一点, 其它时间观众太安静了, 这还是在猴子们唱了所有他们最流行的歌曲的情况下. 我只能很欣慰的讲, 中场出去抽烟时, 听到有人说他们是来看北极猴的.

DSCN0210

The Black Keys 受到的待遇明显不同, 从头至尾高分贝欢呼不断, 尽管他们很多首歌听起来很重复, 但可以看出他们绝对是一支踏实认真的乐队, 再加上风格特别合适现场演出, 所以, 我觉得他们还是配得上观众的热情. 之所以认为 The Black Keys 朴实努力, 是因为 1. 主唱的话很少, 不像一些乐队中途要说很多, 他就一个劲的唱; 2. 唱的歌很多, 让观众过足了瘾, 而且返场更炫, 能让人不由自主的起立跟着他们摆动. 同学说, 感觉这次 The Black Keys 把所有的歌都唱了一遍.

我会嘲笑美国人那么粉 Muse, 可我又非常赞同他们对于 The Black Keys 的好感, 事实上, 我还很希望能在今年的 Lolla 上再看他们一次.

DSCN0261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S02E04 -- PhD

今天上班很轻松, 全组和在纽约的部门开了一个视频会议. 剩下的时间我改了几个 forward curve, 于是就下班回学校上课去了. 随机偏微分方程的课上问了老师几个问题, 然后同样很轻松的水过.

不过, 今天正式确认下来, 拿到了数学系的 offer, 接着的三至四年将进行我的 PhD 生活, 这意味着从小学算起到30岁左右毕业时, 我将整整在校园里待25年, 很恐怖的一个数字.

为什么读 PhD, 因为心里有着做 pure quant 的梦想, 一方面此类工作对学历的要求都是博士, 另一方面我也深感自己还不够 quantitative, 所以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数学训练. 在美国待了快两年, 发现了和国内不同的地方. 出国前, 听到最多的声音是, 继续读书再不出来工作就和社会脱节了; 提起学数学, 很多人第一反应是"你要当老师啊", 总之我认为国内弥漫着"读书无用论"的风气. 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里, 参加过一些招聘, 听过一些业内人士的讲座, 在实习的时候和同事有一些交流, 大家总把"PhD"挂在嘴边:"你们不是 PhD, 所以你们只能怎样怎样", "这个问题以前也有 PhD 来问, 尚且花了很多时间才搞懂", 大概意思就是 PhD 在人们的眼中是一群 super smart guys, 这个行业的顶尖人才都是 PhD 出身. 导师在跟我谈的时候说的没错, 有了博士的头衔, 别人对待你的方式就不同了, 比如某某某, 现在在公司只有他能和公司的一号人物在一起研究论文. 美国好吗? 我觉得其实一般, 这里有无形的歧视, 有难吃的食物, 人们的品味普遍出现问题, 但我能确信一点, 美国是最发达的国家, 因为这个国家真正的尊重知识和追求创新. 想好好干一翻工作, 还是这个国家最合适.

还有选择学校的问题, 事实上, 我觉得除了整体排名低一点, 每个月生活费比一些学校少一点以外, 其它各方面都算非常理想了. 我想做的是金融数学, 数遍美国各个学校的数学系, 基本上在这个方向上都不超过两位教授, 最厉害的是卡耐基梅隆, 有两个大牛, 接下来可能是普林斯顿, 哥伦比亚等等, 选择面其实很窄, 除了现在在的学校以外就只剩下顶级牛校. 在这种情况下, 本校也可以接受了, 有两个金融数学方向的老师, 两个人都算我的导师, 真正官方的导师是和 Brigo 这样的大牛齐名的人物, 同时从主观角度来说, 当这样的大牛能够从你的身上发现别人看不到的优点, 能够交给你很难的题目并且说 You have the brain for it 的时候, 我觉得无法离开. 古人说, 知遇之恩当涌泉相报, 我想就是这个道理.

Anyway, 接下来的三至四年会比较辛苦, 因为这一组是号称数学系最苦逼的一组, 导师对我发火是迟早的一件事情, 但是不付出努力, 别的只能免谈了, 在国内的时候荒废了那么多年, 那就接下来补回来好了.

其实, 想到每年都还有 Pitchfork, Lollapalooza 和数不清的演唱会, 还可以在这里等着 Placebo 来, 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第 3 页,共 182 页« 最新...234...最旧 »